全能姐姐黃圣依:不努力就要回去當少奶奶了
  時間:2020-06-22 11:37 來源:鳳凰網《非常道》 作者:韶關商訊網 瀏覽
[摘要] 《乘風破浪的姐姐》首期節目中,37歲的黃圣依在初評中彈唱了一首自作曲,讓大家忽然意識到,鏡頭前的黃圣依,不僅僅是一名演員,還曾經是一名歌手。而這也正是黃圣依參加節目的初衷,“希望能夠讓大家看到更加全面的我”。
《乘風破浪的姐姐》首期節目中,37歲的黃圣依在初評中彈唱了一首自作曲,讓大家忽然意識到,鏡頭前的黃圣依,不僅僅是一名演員,還曾經是一名歌手。而這也正是黃圣依參加節目的初衷,“希望能夠讓大家看到更加全面的我”。

錄制初期,黃圣依一度4天只睡10個小時,跳舞到腳腫磨破皮,穿不進運動鞋…她說:既然是比賽,我還是肯定是想C位出道。

而回看自己的出道經歷,《功夫》的高起點讓她慶幸,能更早的看清很多事情。面對所謂女演員“中年危機”的說法,她也坦言“大可不必”,做好自己擅長的,只要去演,沒有小角色。

現在的黃圣依,已經完成了35歲之前生孩子回歸家庭的計劃,她的下一個目標,就是重拾自己的事業。



 

以下為訪談實錄:

鳳凰網《非常道》:大家好,這里是鳳凰網《非常道》,我是主持人秦婉。今天我們來到這里的嘉賓是黃圣依。

黃圣依:大家好,我是黃圣依,你好。

鳳凰網《非常道》:大家都知道圣依最近在參加《乘風破浪的姐姐》這個節目,怎么會想到去參加這樣一個節目呢?

黃圣依:就是覺得這節目還挺適合我的,然后因為好多人之前了解我都知道我是演員,但是其實我身邊都有很多人都不知道我是唱歌的,我是發過專輯,開過演唱會,是做過歌手的。所以我覺得是這個節目來找到我,我覺得也是很好的一個機會,可以讓大家了解更全面的我,也讓大家知道其實我除了演員之外,也是個歌手。

鳳凰網《非常道》:因為最近其實很多這種男團女團的節目,都是比較火爆,不知道你有沒有自己去看過這樣的節目呢?

黃圣依:其實我平時還不是特別看電視,就是看娛樂版的人,所以我們自己錄節目的時候,幾個小伙伴,像吳昕那天還說,她跟我聊一些女團的事,她看我一臉懵,她說你是不平時不看?我其實真的看的比較少,不是特別多看這些節目。但我的出發點其實特別簡單,就是希望能夠讓大家看到更加全面的我,也是給自己的青春留一些特別的紀念。

鳳凰網《非常道》:那你要參加這樣的一個節目,家里人有沒有什么樣的意見呢?

黃圣依:大家都還挺支持我的,(我)還跟我兒子說,我說媽媽要去參加一個女團,他說會嗯,女團是什么?干什么的?我說就唱歌跳舞。說嗯,好的你去吧。

鳳凰網《非常道》:那你會想要說有一個目標說我這次要出道嗎?就是要達到一個什么樣的名次嗎?

黃圣依:既然是比賽,肯定還是要有雄心壯志的,我還是肯定是想C位出道。

鳳凰網《非常道》:想要成團的是吧?

黃圣依:對。

鳳凰網《非常道》:你在這個團隊里面,大概是負責什么樣呢?

黃圣依:就會負責這些瑣碎的事情,原來這些事可能都是由助理或者是由老板去定的,現在大家希望就是這個團的性質就是團內部消化,就是需要你們自己團員之間互相溝通。其實增加了很多溝通的成本。我覺得也是一個女團的另外一個層面的精髓吧。一個團隊精神,一個團魂,這個也是我覺得參加這個節目我學到的另外一面。

鳳凰網《非常道》:你感受到團魂了嗎現在?

黃圣依:一直在感受,從一開始時候覺得團魂是每個人需要大家整點報道,整齊劃一,到現在覺得其實真正的團魂是內心深處心靈上的。這個我覺得是團隊、團體表演給我帶來的一些新的感受。而且以前的所有的演出或者說個人的經歷里面是沒有的。

我們有時候拍戲的時候,還是會有制片,他們會給我們一個時間,比如說根據合同,或者根據現場的一個情況,導演的要求,大家都會心里有一些基本的一個條條框框的東西。那剛開始的時候,大家都不知道是什么,就沒有一個人知道我們這個女團這些人在一起要怎么組。所以沒有人給我們制定這樣的一個規則。所以這個規則是我們自己來磨合出來的。那開始的時候就非常累,也是在于大家都是在一邊摸著石頭過河,一邊摸索,一邊行走,所以大家沒有時間也不知道幾點該是結束的點。但現在慢慢開始有一些規律產生了,所以開始這個磨合的時間就比較辛苦。

鳳凰網《非常道》:我看到很多拋出來的消息,你們的訓練會非常得累,一天有多少個小時計算過嗎?

黃圣依:其實很多時候是姐姐們自己給自己加的,就大家可能給到你們的時間是自己可以自主,但是每個人都希望能夠做好,誰都不想落后。所以大家都是在比著來,在卯足了勁想往前趕,所以就會把這個睡眠時間越縮越短。我之前剛去的一陣子四天就睡了十個小時,我真的已經覺得到了就是自己的極限了,就不能再短了。而且因為我是開始時候換環境會有一些神經衰弱,第一天還不能睡著就是那種。然后還是要不停地follow那樣的節奏,其實也是一個體能上一個特別大的考驗。

鳳凰網《非常道》:相比之下你是練的時間比較長的那個嗎?

黃圣依:肯定是大體上來說,我不會到最后一個,但也絕對不會第一個走。

鳳凰網《非常道》:好像很多的選手她都會瘦了或者說是越吃會吃的也很多,不知道你的,有沒有會改變一些生活的習慣呢?

黃圣依:我就講一個我自己的事,我去的時候那個褲子我穿24,然后我就大概訓練了一個星期,24的褲子中間還能夠放,手還能伸進那么多,而且這個不是說我在刻意的就是節食或者減肥那種瘦,是它的這個強度讓你自己不自然的就會去瘦下來。就強度還是很大的。

而且我覺得我們跟其他的女團的選秀節目不一樣的是,她們可能是只有一根筋或者只是一個目標在做,但畢竟我們家里面還有很多其他事情,都身兼的各種職務在那里,也是有各種身份。大家可能還會有一些別的事情。

那天開玩笑我們幾個,就我們team里面,說好像進來以后發現自己真的是練習生,好像外面的世界跟我們已經沒有關系的,我們就在生活中這樣的一個一個密閉的一個空間里面,這才是我們的生活。就有這樣的恍惚感。



鳳凰網《非常道》:有沒有練到崩潰的時候?

黃圣依:因為我剛才講我第一次去的時候有一點生病,頭一天一直練到凌晨2點,第二天早上6,7點就要起,第一天我只睡的一個小時,第二天又是練到凌晨2點。第二天晚上我就不行了,我當時在車上我都已經就已經胃疼的,就各種的綜合癥,胃疼的就已經說不出話來。整個腳又是腫。我之前帶了一雙球鞋,已經磨到那個前腳根本穿不進去,我只能臨時買了一雙瑜伽的,那個前面腳是露出來的,就是穿那個鞋在排練廳排,她們都還挺關心我的,好幾個姐姐都說,吳昕啊她們說你這個腳要不要小心,因為那個排練廳地上很可能是有一些什么小釘子或者有什么東西掉在地上。我說這個時候我已經管不了了,我只要這個腳,大腳趾是可以露在外面的就行了,因為已經這個磨的跟球鞋已經起泡了,必須露在外面,我說已經管不了那么多了,因為大家還都在練還在排那樣。

鳳凰網《非常道》:那還會跟,就是有這個時間跟家人,比如說視頻連線一下什么的?

黃圣依:會,就特別辛苦的時候會想到,我還是回去當我的少奶奶吧,就會跟我兒子一起視頻,然后看看他我的心情就會好很多。

鳳凰網《非常道》:因為我們知道那些節目里面,一般都會有唱,有分唱的,有人擅長唱的,有人擅長跳的,甚至可能還有說唱,我不知道你,應該是比較擅長跳舞這部分是嗎?

黃圣依:我都擅長。

鳳凰網《非常道》:都擅長。

黃圣依:對,我因為本身以前也是唱跳,我的音樂風格本身也是唱跳類型的,原來的一些演出和一些歌曲所以基本上,到目前為止還可以,但我不能說這個話,就是還是要低調一點。但是我覺得唱跳不是,我自己覺得對我來講不是最困難的,而是在于大家怎么樣去團結在一起,這個事情是真的需要去花心思的。

就好像我們教了一個舞蹈,以前可能舞蹈老師來教,但是在女團里面,他為什么有舞擔,為什么有vocal,他其實是給了你一個責任去幫助你的其他隊員,你的舞擔并不是代表你是在里面可能一定是跳中心位或者是有最多機會的,而是給了你這樣的一個title,讓你去有機會把你的舞蹈技能教給其他成員。

這是我之前一直都不知道的。因為我剛去的時候,我在說我已經看那些團隊的時候,也沒有覺得哪個舞蹈好像一個人非常突出,大家都是每個人平均的分的歌詞,每個人平均分的舞蹈。為什么還有什么vocal,有舞擔,這是什么意思?后來我才知道,噢,原來這個是互相幫助的,就是說你可能在這個團隊里面,這個能力比較好一點,你才有這樣的機會或者說你這樣的責任和義務去幫助那些相對較弱的,它是一個互相幫助,互相去解決問題的一個方式。

鳳凰網《非常道》:你有幫助過誰嗎?

黃圣依:有,就是我最近這段時間就一直在幫靜姐,伊能靜姐姐,因為我們是一個team,她可能在舞蹈方面稍微欠缺那么一點,然后有需要多一點其他時間去幫助她。

鳳凰網《非常道》:你有沒有受到別人的幫助呢?

黃圣依:也有,就像好像我們這組,因為我們現在這組還有張萌,她就是一個,因為她是制片人,她在生活中,所以她就會特別照顧別人吃,我們小組大家都分工很明確,帶吃的方面她就會,生活委員我們叫她,她就會經常給我們點好吃的東西,招呼大家有什么吃飯的時候,有一些好的福利都會給到我們。

鳳凰網《非常道》:其實大家都覺得這個節目有一個看點,就是大家的姐姐們的這個相處,不知道你們這個相處模式會是什么樣子的?

黃圣依:我覺得大家挺都很友好,都是一種互幫互助,很多人想看姐姐們大家吵架或者撕,但其實現實里面我們還是比較友善的,大家在一起都是抱著互相去學習的態度。因為每個人的生活環境和情況不一樣,三人行必有我師,在里頭一定能夠找到別人身上的優點來給自己一些汲取一些東西。所以我覺得這種心態更多一些。

鳳凰網《非常道》:有沒有什么就是讓你特別感動的事情呢?

黃圣依:我們就是一直都是在排練,大家都覺得很神經特別緊繃,就中間如果有一個喝到一個奶茶或者是誰點了一份很溫馨的一個甜品,大家都會覺得哇,好溫馨那種的。

就其實我想呼吁,節目組不要給我們那么多的壓力,就是排練的壓力,可以我們姐姐們更多大家相處的時間,就是在宿舍的時間,或者在生活里面可以有更多篤定的,因為我覺得到了我們這個年紀,生活的狀態應該是很篤定的,很淡然的,就是這是唯一讓我覺得有一點不屬于我們年紀的一些成分,就是沒有大家真正可以去安靜下來去探討一些人生,或者在排練的過程當中,有一些感同身受,一些思緒的觸及,可以去談論這些,就沒有,就基本上都是在一個高強度的訓練里面。

鳳凰網《非常道》:所以這是節目組的問題,沒有給你們更多的時間練習這種。

黃圣依:可能覺得觀眾喜歡看這個,大家就會變相的一種很勵志的感覺,但我其實也很期待,就是節目組可以給我們更多跟每一個姐姐之間,因為每個人都是有故事的人。

鳳凰網《非常道》:其實這樣的一個節目,其實很多都是需要大家去觀眾來pick你這樣的一個形態,那你覺得讓大家來選擇你,還是做自己,你覺得會有矛盾嗎?

黃圣依:不矛盾,就是你只有做自己,你才會有那個閃光點,大家才會喜歡你,才會來pick你,就是我在節目里也說,因為有的姐姐她可能覺得為了去迎合的,反而會把自己的身上的閃光給磨滅掉,我覺得反而要鼓勵大家去做自己在這個舞臺上。

鳳凰網《非常道》:其實我們都知道你的家庭其實是很濃厚的這個知識分子的氣息的,其實一開始就是出道去做一個藝人,會有一些猶豫嗎?

黃圣依:我開始的時候我父母不太支持我,但是我是水瓶座,所以我對新鮮的事物一定是保持那種高度的興趣的和那種好奇心。做演員本身一開始也是,我覺得非常有吸引我的地方,我之前有參加一個主持人的比賽,有機會去接觸到跟演藝相關的工作,我會覺得那是打開另外一扇門。



鳳凰網《非常道》:那出道這么多年你覺得你再回頭看的話,你覺得你的起點在《功夫》這么高的一個起點上,這件事情是好事還是有它的弊端呢?

黃圣依:我覺得它會讓我更加早的看清很多事情,我覺得是挺好的沒有什么不好。你需要的是每次在各種時候去鞭策自己要往前走,不要去懶惰,沒有惰性。我覺得早一點出名會讓你對這個世界會有一些更清晰的認識。

鳳凰網《非常道》:那這種外界的爭議會對你有什么樣的影響呢?比如說大家會覺得你的角色更多停留在之前《功夫》里面,這樣一個很白月光,啞女的這樣一個角色當中呢?

黃圣依:我覺得其實很多人都不可能用很短的時間去改變自己給別人的印象和形象,因為你的形象和印象是你常年的或你的生活積累所帶的。大家可能喜歡我《功夫》那個時候的樣子,是我18歲的時候,但是我是會成長的,我的經歷,我的個人的閱歷也在改變。那我不可能要求我每一年給大家看到一個都是一個嶄新的,我覺得任何人都做不到。

但是到了一定的時候,自然而然它是一個從量變到質變的過程,你自然會給大家看到更多的可能性。

鳳凰網《非常道》:因為最近這個《鬢邊不是海棠紅》演的是一個女土匪的這樣一個完全顛覆過去形象的一個角色,是你覺得可能成長之后想要有一些角色上的不同的變化嗎?

黃圣依:其實這個角色對我來講有一些去演的東西在里頭,以前包括《功夫》還有一些其他的角色,我認為可能那個階段的我是停留在一個本色的出演,那么到現在我去演一些角色,包括鬢邊的這個古大犁這個角色,我覺得跟我本身其實是有差距的,在這個角色里面我才真的會去用一些自己的設計或一些想法給它加在這個人物里面。這個對我來講是一個表演上的一個改變,也算是一個突破。

也謝謝于正老師給我一個這樣的機會讓我來演這個角色,因為如果一般的制作人可能按照他們的既定思維和固定的模式,也不會讓我演這么樣一個角色,他也是需要一點勇氣的。

鳳凰網《非常道》:因為現在已經有家庭,又做母親,會不會在接角色上也會給你一些新的限制,比如說你必須要去演一個更成熟的這樣的女性形象呢?

黃圣依:我覺得那倒也未必,就看大家對于這個東西有多想去做,其實這次在這次《乘風破浪》的節目里面,我印象特別深,我剛開始去的時候我就說我一定不會去唱那些很幼稚的歌曲,因為覺得不符合我的年紀和我自己想表達的東西。我覺得我還是很堅定的。但是我在過程當中,因為很多因素,也會給到我一些特別少女氣息的,特別所謂的很幼稚的歌曲。那我從開始不接受到接受,試著嘗試去讓自己在那個狀態里去表演那些歌曲,去唱那些歌曲。在這個過程當中我也會覺得也許你自己的一些既定思維和你的,太主觀了,是你自己認為你不可以,你給自己先做了一個限制,我不能去做這些事。

鳳凰網《非常道》:因為其實很多現在有一個說法就是中年女演員有自己的一個危機,但我們可能沒有到中年,但是就是會不會也會有一些這樣的在選角色上的有危機?



黃圣依:我覺得大家所謂的中年女演員危機,是覺得可能市場特別是中國的市場會描述這些年齡的女性的題材會比較少。但我一直都沒有覺得有特別強的危機,是因為首先如果在演員的角度上,我認為是沒有小演員的,你只要去演,就古大犁其實我是友情出演,我也不是女主角,也不是特別重要的角色,你依然可以把她演得大家很喜歡,很接受。這是一個層面。

另外一個層面我覺得可能這是跟大家的既定的一些思想,會覺得年紀大的人如果在國外可能會就會比較接受,但是你不太接受去談戀愛,或說一些主流市場的東西。所以我覺得只要做好自己擅長的,也不一定一定要演哪種類型或者是怎么個框架的一個東西才可以。反正在危機這里我一直都沒有覺得,我覺得也大可不必。

鳳凰網《非常道》:因為你剛才說鬢邊你是一個其實是一個客串的一個角色,她不是一個主角,會讓你在比如說在成家之后是不是有一個變化?我不需要每次都去演一個女主角,就是有沒有這樣的一個想法呢?

黃圣依:怎么說?因為畢竟還有要留給家庭一些時間,所以我會比較看中這個角色或者戲它能不能有更大的發揮,是不是我很想去創作的,有沒有那種很主動的,很有參與性那種感覺。這種會比較強烈,因為以前演了特別多的女主,她確實需要很多的時間和很多的精力,要投在劇組里面,拍戲也是一個四處顛覆流離的這樣的生活。所以也會有一些去權衡。

鳳凰網《非常道》:其實2018年的時候我看你帶孩子上綜藝,當時也是說其實你和楊子的工作都很忙,有的時候會有一些跟孩子之間的時間不太夠。那現在來說你覺得你會把自己的時間怎么分配呢?

黃圣依:我會比方說我孩子,但是最近了疫情比較特殊,但一般來說我會把假期留給他們,如果孩子的寒暑假,我基本上就是會陪伴孩子。我前陣子參加了一個節目,我才知道原來你一輩子可以陪伴孩子的時間這么短,就是只有一年都不到的時間。一輩子可能你活80幾歲,可能留給孩子的只有這么短的時間,我會覺得應該珍惜很多有質量的陪伴。



鳳凰網《非常道》:那剛過去這個六一節有送他什么禮物嗎?

黃圣依:六一節我有讓他們自己挑,我大兒子就選了一個PokeMon是神奇寶貝,它的一個玩具。小兒子就選了一個搭的那種積木,他們自己會選,我會陪他們一起玩。今年的六一還帶他們一起出去野餐,因為不能去很遠的地方,所以我們就精心準備了去一個非常美的一個草地草坪,然后在那里做野餐,他們也很開心。

鳳凰網《非常道》:孩子有沒有給你為你做一些什么事情,讓你特別感動呢?比如說母親節的時候?

黃圣依:有,他們母親節的時候就會,我大兒子那個時候就做了一個手工的項鏈,他是拿的那個小的塑料的寶石,串成了一根項鏈送給我,他說個這樣是要送給媽媽最好的禮物,就很可愛。我小兒子也會,他會經常,他都不要在母親節的時候,他平時他的嘴特別甜,就會跑過來就可能說媽媽你真美,然后就會逗得你很開心。他是一個非常讓人喜歡的小朋友。

鳳凰網《非常道》:因為我們看到節目里面,像楊子還叫你大哥,那么你們的相處關系其實不是大家想象的那么美好是嗎?



黃圣依:對,我們比較開明,就是跟可能我說這個有一點拔高,有些人說哇你們,但是我其實真的覺得我們還是比較soul mate,就是比較的心靈上的一些共識,就是有一些事情也不需要特別的去講,但大家都能感受到,所以有一個共同的目標,或者有一個共同的方向去做。

鳳凰網《非常道》:你覺得上綜藝不管跟家庭一起上還是說去上《姐姐》這樣的綜藝,是一個大家破除大家對你誤解的一個方式嗎?

黃圣依:我從來沒想去破除任何人的想法,我只想去證明我自己展示我自己,讓我自己變得更加強大和更加有信心。
    韶關商訊網首頁 韶關社區 企業簡介 網絡推廣
    最新圖集
    全能姐姐黃圣依:
    《乘風破浪的姐姐》首期節目中,37歲的黃圣依在初評中彈唱了一首自作曲,讓......[詳細]
    “老娘天下最美”
    美和柔弱,是大眾對佟 麗婭的標簽。 外表的美麗阻擋了人們探求她內心的視線......[詳細]
    她是唯一敢說“你
    在大家滴印象中,鄧麗君都是這樣滴,看起來溫溫柔柔的甜美蘿莉。 笑起來又......[詳細]
    容祖兒拍新歌MV變
    容祖兒拍新歌MV變林中仙子 獲蔡依林大贊“好厲害”......[詳細]
     


    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O^★)MG无敌金刚巨额大奖视频 重庆时时彩人工计划稳定版 (-^O^-)MG狂野之鹰_豪华版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直播 彩票平台如何监控对刷 (★^O^★)MG巨人财富玩法介绍 (^ω^)MG泰坦帝国客户端下载 7星彩走势图 (*^▽^*)MG超级船长的宝藏游戏说明 刘伯温三肖中特期期谁 (^ω^)MG白狮_电子游艺 (^ω^)MG108好汉登陆 (★^O^★)MG黄金武士免费下载 (^ω^)MG金黄时代巨额大奖视频 15选5专家预测推荐号码 福建快3实时走势图